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千城联播 > 文娱产业 > 书画名家 > 正文

唐·阎立本-《步辇图》

2020-08-08 10:57来源:腾讯

阎立本

(601年-673年)

雍州万年人(今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人)

唐朝时期宰相、画家,隋朝殿内少监阎毗之子。

阎立本擅长工艺,富于巧思,工篆隶书,对绘画、建筑都很擅长。

兄长阎立德擅长书画、工艺及建筑工程。

阎毗、阎立德、阎立本父子三人并以工艺、绘画闻名于世。

代表作品《步辇图》《历代帝王像》等。

《步辇图》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,现藏于故宫博物院。

作品设色典雅绚丽,线条流畅圆劲,构图错落富有变化,为唐代绘画的代表性作品。

具有珍贵的历史和艺术价值。

公元640年(贞观十四年),吐蕃王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,派使者禄东赞到长安通聘。

《步辇图》所绘是禄东赞朝见唐太宗时的场景。

现存画作被认为是宋朝摹本。

从构图的角度来讲

这幅画很明显将所有人物分成两组:

以画卷中轴线为界,左边三个男士依次排开,井然有序,没有任何装饰,在规矩中略显拘谨;右边以唐太宗为中心的人物群,左右簇拥的仕女形象,以及装饰物"两把屏风扇"、"一展旌旗"、"步辇"等等,把人物的布局按照其功能自然分工成不同的角色,而且仕女衣带飘飘和晁盖的迎风招展都有意刻画一种充满了柔情、安详、和善的情调。

左右这种对比,尤其是译官谨小慎微、诚惶诚恐和仕女们神情自若、仪态万方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一张一弛、一柔一刚,让人的视觉得到了充分地享受。

就像弹琴时的左手伴奏一样,稳健而低沉;右手高音区炫音技巧的展示,华丽而不俗脱;一唱一和,和谐有序。

另外,只有典礼官一个人是红袍在身,未免显得孤零零的,仍然造不出喜庆的气氛。于是作者巧妙地利用了晁盖顶,和宫女服饰的配色,映衬出一团祥和、喜庆的气氛。

图卷右半是在宫女簇拥下坐在步辇中的唐太宗,

左侧三人前为典礼官,中为禄东赞,后为通译者。

唐太宗的形象是全图焦点。

阎立本煞费苦心地加以生动细致的刻画,

画中的唐太宗面目俊朗, 目光深邃,神情庄重,充分展露出盛唐一代明君的风范与威仪。

阎立本为了更好地凸显出太宗的至尊风度,巧妙地运用对比手法进行衬托表现。

一是以宫女们的娇小、稚嫩,以她们或执扇或抬辇、或侧或正、或趋或行的体态来映衬唐太宗的壮硕、深沉与凝定,是为反衬;

二是以禄东赞的诚挚谦恭、持重有礼来衬托唐太宗的端肃平和、蔼然可亲之态,是为正衬。

该图不设背景,结构上自右向左,由紧密而渐趋疏朗、重点突出,节奏鲜明。

从色彩上讲,这幅图的场景是一个喜庆的场面。

根据中国的传统习俗,喜庆的场面通常由红色装点基调。

这幅图作者为了突出这一特点,特地将典礼官--位于画面正中间的轴心人物画成红色。

这样做的目的既可以一上来夺人眼目地突出红色,又不会太突兀得难于接受。

因为按照习俗,禄东赞来自吐蕃,服饰多以网状彩绘织成,很少有一整块同样颜色的衣服。

再者,由于红色代表正气,代表恢宏的气势,理应当由中原大唐朝独享,而非喧宾夺主地给吐蕃穿戴上。

其次,唐太宗也不合适着红装,一者皇上为至尊天子,然而能够与尊贵相配的颜色只有黄色;

二者红色由皇上穿戴,不免显得皇帝过于轻浮,不够稳健睿智。

如果再考虑仅由于年代久远,风蚀和破坏,原本皇帝身着的镀金装束成了土黄色,那么就不难理解作者在颜色安排上的独到之处。

从绘画艺术角度看,

作者的表现技巧已相当纯熟。

衣纹器物的勾勒墨线圆转流畅中时带坚韧,畅而不滑,顿而不滞;

主要人物的神情举止栩栩如生,写照之间更能曲传神韵;

图像局部配以晕染,如人物所著靴筒的折皱等处,显得极具立体感;

全卷设色浓重淳净,大面积红绿色块交错安排,富于韵律感和鲜明的视觉效果。

此图一说为宋摹本,但摹绘较精,仍不失原作之真。

幅上有宋初章友直小篆书有关故事,还录有唐李道志、李德裕"重装背"时题记两行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